当前位置:红牛小说网>其他类型>小皇叔腹黑又难缠> 第206章 皇后娘娘被刺客吓晕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06章 皇后娘娘被刺客吓晕了!(1 / 2)

柳轻絮是怀着孩子大腹便便,可再笨重那也是旁人以为的,于她来说不过就是怀个孕而已,又不是手不能抬肩不能挑武功尽失,要不是怕孩子爹担心,不得不沉下心来做个优雅端庄的孕妇,她依然能上树掏鸟下河捉鱼。

宫女碰到她的瞬间,她眸孔一收,几乎是出于本能的避开,180°旋转,手肘还顺带把围着她的另一名宫女给撞了个踉跄。

而喊着要保护她并‘崴了脚’的宫女扑了个空,直接跌了个狗吃屎,脸朝地,痛得惨叫。

那被追逐逃窜的黑衣人也不知道是眼瞎还是慌不择路了,竟朝柳轻絮这一团冲过来。

一把锋利的剑凌厉地劈向她脑门——

柳轻絮唇角倏地划起一丝冷笑。

就这?!

她脚尖一垫,迅速飞向苏皇后,并稳稳地落在苏皇后身后。

“王妃当——”眼看着黑衣人要对柳轻絮不利,云嬷嬷失声呼叫。

只是‘当心’二字还没完全出口,就见黑衣人劈了个空。而拔腿欲上前护救柳轻絮的她及时刹住脚,不然那一剑铁定落在她身上。

柳轻絮没让黑衣人吓到,差点被云嬷嬷吓到。

这个时候她也没时间去感动,下一刻立马抓住苏皇后的手就跑——

不,她是脚尖落地,犹如蜻蜓点水,看着像跑,实则却是靠着内力在飞。

可苏皇后就不一样了!

被柳轻絮拖动着,而且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双腿被迫迈开,实打实的在地上跑!

还是百米冲刺的那种!

“啊——不——停——下——”

可怜她那万金之躯,平日里连吃喝拉撒都得被人伺候的正宫娘娘,突然间做如此剧烈的运动,差点没让她背过气去。

刚跑出十来米远,整个人就只剩出气,张着嘴话都说不清晰了。

她也不是不想停下,但不管怎样她都没法挣脱掉柳轻絮那只像铁钳子似的手。

而柳轻絮仿佛没发现她的难受,听到她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大声安慰她,“皇嫂,你放心,我不会停下的,你跟紧我,跑快些,我们去找皇兄!”

然后运着轻功,脚尖在地面上更快地拨动。

嘴里还不忘大声呼救,“来人啊!有刺客!抓刺客啊!”

苏皇后累得两眼冒星星,脚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五脏六腑被剧烈的颠簸,胸腔里火辣辣的疼。

刺客追没追上来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断气了……

那些宫人瞧着她们跑,也在后面跟着跑。

原本清幽雅静的御花园里,突然间变得异常热闹。

尊贵无比的皇后娘娘和瑧王妃带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青石路和花坛中逃窜,那华丽的凤袍被花枝划破,头上的珠簪叮铃叮铃的响,一会儿掉一件,掉到最后只剩披头散发。

而宫人们为了不掉队,也是慌不择路的在花坛里乱穿,要么跌到一片,要么累到跑不动。

直到苏皇后两眼一翻,整个身子栽倒在地,柳轻絮才停了下来。

看着苏皇后就这么累晕了过去,她‘啊’地扯开嗓子惊喊,“来人啊!皇后娘娘被刺客吓晕了!”

刺客,“……”

……

栖霞宫。

御医来了。

燕辰豪和燕巳渊来了。

燕容熙带着吴悠和月玲珑也来了。

瞿太后听闻她们遇上刺客,也坐着凤辇来了。

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刺客已经被禁卫军拿下了,或许是知道自己没有活路,还没等审问,那刺客就抹脖子自尽了。

柳轻絮被燕巳渊拥在怀里,哆哆嗦嗦地哭诉先前的险情。

“那刺客好吓人,身手好厉害,我和皇嫂吓得不行,只有拼命逃窜。谁知道皇嫂不堪惊吓,突然就晕了过去。呜呜呜,王爷,是我没有保护好皇嫂,你同皇兄说说,让他不要怨我。”

“……”燕辰豪嘴角不受控制地扯了好几下。

他就在旁边听着呢!

这妮子!

要不是知道她身手高强,只怕他真要信了她的话!

燕巳渊忍着笑,温声安慰她,“没事了,刺客已经自刎,无需再害怕。”

瞿太后沉着脸出声,“渊儿,还不快带絮儿回明月殿,给絮儿好好压压惊!”

燕巳渊朝一旁兄长看去,“皇兄,臣弟先带絮儿告退。”

燕辰豪绷着龙颜点了点头。

很快,燕巳渊将柳轻絮打横抱起,离开了栖霞宫。

至于苏皇后,御医诊断完,向燕辰豪禀报,“皇后娘娘晕迷乃心悸失常所致,好在没有大碍,服了药休息几日便可。”

心悸失常?

燕辰豪忧心地皱起眉,“看来皇后被吓得不轻。”语毕,他朝殿外厉声道,“传令下去,彻查各宫,谨防刺客同党!”

燕容熙主动请示,“父皇,此事交由儿臣去办吧,母后受此惊吓,儿臣势必要查出刺客的底细。”

燕辰豪双目微微眯了眯,但也没拒绝,“好,你去吧。”

燕容熙带着一脸怒气离去。

吴悠和月玲珑则进了寝殿照顾苏皇后。

殿堂里,除了一地的宫人,就剩燕辰豪和瞿太后了。

“母后,儿臣送您回紫宸宫。”

“嗯。”

燕辰豪临走前,还不忘冷声交代一地的宫人,“好生服侍皇后,再有差池,朕砍了你们脑袋!”

没多久,母子俩坐着车辇离开了栖霞宫。

柳轻絮被燕巳渊带回明月殿。

没有了旁人,她也不用再憋着,在燕巳渊怀里放声大笑。

“还笑?谁让你皮的?不知道自己大着肚子?”燕巳渊可没她这般好心情,整人归整人,但她不顾自己身子乱来又是一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