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牛小说网>其他类型>[hp]偷渡而来的东方转校生> 11. 10 玩笑的界限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 10 玩笑的界限(1 / 2)

飞行课结束后,琼在晚餐桌上找到迈克尔·汉密尔顿,坐在他旁边,假装不经意地提起魁地奇选拔的事。

“你下午上过飞行课了?棒极了对不对!”迈克尔眉飞色舞地说,“目前拉文克劳魁地奇队只剩下四个老队员,队长斯嘉丽和我是追球手。看那边!美丽又骄傲的格蕾丝·希尔,六年级,是我们的守门员;还有一个五年级的男生,他好像不在这儿?击球手亚特拉斯·彭斯,是一位深色皮肤的大高个。”

“所以,空缺的三个人都是不同位置?不同的魁地奇球员都需要什么能力呢?”琼问。

“这个嘛,追球手没有特别的要求,非要说的话眼和手得协调,因为往各个方向的高速移动很容易导致头晕——我们之前那个把球扔进自家球框的队友就是典型的反面例子。守门员有两种风格,或者选大块头堵球框,或者依靠机敏的反应救球,格蕾丝当然是后者。击球手需要力气大,一般是男生,但也有十年前塔特希尔龙卷风队的‘泰坦女神’阿瑞亚·摩尔这种例外。而找球手倾向于找个头小、移动灵活的人,或许还要加上超群的视力,因为金色飞贼飞得特别快,又只有胡桃那么大,实在太难找到了。”

说到这里,迈克尔突然愤愤不平道:“抓住金色飞贼就能加150分,而最优秀的追球手一场比赛忙下来也拿不到100分!说实话,我不能理解为了遵循所谓传统而保留着这个毫无对抗性和观赏性的位置有什么意义……”

“不能因为你当不上找球手,就诋毁这个位置哟,迈克。”一道慵懒、优雅的声音在迈克尔身后响起。

“格蕾丝!”迈克尔吓了一跳,回头看见那位漂亮的棕发女生,“我一直都是这个观点,与个人的喜好无关!”

格蕾丝莞尔一笑:“好好好,无关无关——昨天把斯嘉丽堵在楼梯口要求今年做找球手的是谁呀?给你个忠告,不要抗拒队长的安排,斯嘉丽不给你这个最容易出风头的位置总有她的道理。她虽然自身实力不强,可看人的眼光确实一流,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这点。然而,我猜你想当找球手的主要目的,还是想和詹姆·波特一较高下吧?”

“才没有!”迈克尔争辩着,耳朵却红了。

“为争一时意气而忽视自己的长处,可不是一位智者的选择。言尽于此,你好好想想。”格蕾丝说完,一甩辨着精致小辫的长发,袅袅婷婷地走了。

“你还好吧?”琼看迈克尔一脸懊丧,关切地问。

“没事,格蕾丝说话就是这种风格……但是她还敢说我?最不服气斯嘉丽当队长的就是她。”迈克尔悄悄对琼说。

***

琼的周末过得并不悠闲。芙罗拉充分展现了一位拉文克劳学生对学习的热爱:算数占卜课论文的上交期限在第三周,她在周六下午已经列出了详细的提纲;其它要在下周的课上提交的作业,她在周日下午就收了尾。琼也陪着她一起做功课,因此没有去图书馆一次——芙罗拉觉得在周末从休息室跑去图书馆纯属浪费时间,反正绝大多数参考书在摆满了休息室的书架上都可以找到。

琼给她住处附近的一家大书店寄了订购信和一张麻瓜银行的支票。除了芙罗拉选的童话和爱情小说,她顺带给自己订了拉丁文教材、汉学著作和一些历史书籍。

她还抽空给劳伦斯女士和约瑟夫写了一封信,讲述在霍格沃茨第一个星期的见闻。当然,隐瞒了她企图独占图书馆里一个公共座位的心思,以及对黑魔法的好奇和探究。

第二个星期毫无波澜地到来了。琼根据麦格教授的建议,假装在使用魔杖,实际用的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于是在她成功地召唤一只棉花枕头、把茶杯变成了满教室乱飞的斑鸠后,她从弗立维教授和麦格教授那里各得到二十分的奖励。当天她在晚餐时遇到了斯嘉丽,她开心得仿佛恨不得抱起琼亲上几口。

周四这天,芙罗拉忧心着魔药课,起了个大早。她们走进礼堂时人还很少,教师餐桌那儿更是只有大个子的海格先生坐着,他把一整条长棍面包毫不费力地塞了一半进嘴里。

她们早饭吃到一半,这时正是大部分人进入礼堂的时候,一只棕灰色的猫头鹰忽然独自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

“啊,那是迪伦!”琼一眼认出了她的猫头鹰,他的两只爪子拎着两个四四方方的包裹,应该就是她们订购的麻瓜书籍了。这些书看上去可真是沉甸甸,迪伦的体型在猫头鹰中算大的,也被这两个包裹拖累得显出疲态。等他终于吃力地将包裹扔在桌上,一头歪倒在琼身上,有气无力地叫唤了一下。

琼抚摸着猫头鹰略显凌乱的羽毛,安慰他:“辛苦了,早知道就叮嘱你分两次带来。给,要来点鸡肉吗?”

“哇,麻瓜的包装好精美!”芙罗拉激动地碰了碰两个用硬壳纸箱包着、系着蝴蝶结丝带的包裹,“我等不及想打开了!”

琼环顾四周,说:“打开看一眼吧,趁现在咱们餐桌边的人还不多。我让书店把你和我需要的书分开打包了。看这些花体字,‘奇幻与浪漫’,这是你的。”

“另一个写着‘从过去到未来’,那是你买的?什么类型的?也给我看看!”芙罗拉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她那个包裹的丝带。

突然,如平地一声惊雷,包裹“砰”的一声炸开,一团黑烟迅速笼罩了芙罗拉。她惊恐地尖叫起来,把空空如也的纸箱扔到了餐桌的另一端,撞倒了一堆盛满果汁的杯子。

迪伦蹦到一旁,紧张地高声啼叫,大半个礼堂里的人都被这响动吸引了注意。芙罗拉两只手胡乱地挥舞,想驱赶面前的黑烟,但它只飘开几英寸,又顽固地聚拢。

迈克尔·汉密尔顿到达礼堂时,这场混乱恰好拉开帷幕,等他看清楚是谁遭了殃,愤怒地大喊:“谁干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